屿玗

剑三策明/明策(努力自产粮中),忘羡,K莫,韩叶。
热衷于一切甜甜甜超美好的事物。

侧耳倾听|你要做最大的天才,还是最大的傻瓜

猎影人:

長和:




小时候我们对自己想要什么格外清楚,洋娃娃或者玩具车,我们有自己准确的判断。再到后来,我们的目标变成了分数与名次。随着慢慢长大,我们所面对的选择会越来越抽象。面对未来的不可预测,成长好像是一个走失的过程,越走越迷茫。我们急切的去寻求答案,这个过程了会有很多人关心我们,告诉我们应该走哪一条路,一个人说话,我们面前就多了一条路。好多人在吵闹的劝诫中迷迷糊糊地踏上了一条路,而这条路不存在目的地,那些人只是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安详地躺下。



什么是青春的价值?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分数就能概括吗?什么是不浪费的青春?真的是喜欢过人,也被人喜欢过就足够了吗?或许在你还不染纤尘,满怀憧憬之时,看清自己,接受自己,你才能变成更好的人。我们携带着单纯与热情一点一点为勾画自己心中的目标而努力,而不是在嘈杂与喧嚣中放任自流,颓丧不堪。



阿雯是个很喜欢读书的女孩子,在升学关头,别人都在上补习班提高成绩之时,她却独自窝在图书馆里,用假期看完二十本书。当假期的数量单位由“天”变成“本书”,让人觉得特别充实。阿雯会让我想起自己高中晚自习时,同学埋头做作业,或者在偷玩手机时,自己看完了一本本散文集,简嫃的,林清玄的,史铁生的……那时候丝毫不觉得这是浪费了学习时间,只是记得每合上最后一页,心里都会很充盈,有一些儿小窃喜。




电影里出现的读书卡我不曾使用过,但是看了电影觉得这成了一种遗憾。


阿雯每次借的书,读书卡上总是会出现“天泽圣司”这个名字,这个人总是比她看得要快,所以每一次看见这个名字她都会感叹,也会对这个人加重一份好奇。她翻过他曾抚摸过的书页,猜想他在字里行间里是否留下过叹息与欣喜。



故事的开始于一个炎热的夏季,夏季是一个恋爱的高发季节,因为高温会让脸红害羞无处躲藏,但好像也会让眼泪滚滚发烫。阿雯、夕子和杉村三个人之间的感情看起来满多余的,却也确实是青春里会发生过的事,青涩的纠葛是一种酸甜的点缀。



阿雯看很多的书,也偶尔写点文字,但是她却对自己很没有信心,羞于把自己的作品给人阅读,即使受到了夸赞,也只是在她脸上增添了害羞的红晕,对她的自信心没有任何加固。因为那时的她,并不知道写作这件是对她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失落的时候追寻一只高冷的猫,它只是昂着头,翘着尾巴朝前跑。人们给它起了好多的名字,自以为亲切,自以为它会喜欢,它却从不曾回头理会那些呼唤它的人。因为它要的从来不是一时兴起的温暖关怀,而是在自己选择的路上,决不返航,即使风雨加身。



小小的地球屋里藏着许多离愁的往事,好多时候深情是一场永远没有尽头的等待。午夜十二点才能相见的恋人,分离后相见遥遥无期的猫男爵与猫贵妇。常常梦见重逢的时刻,梦境是一根在燃烧的木头,极热、狂喜,可燃烧殆尽后的一缕薄烟却实在熏眼。



少年少女在地球屋合作了一曲county road,随着他的小提琴伴奏,她唱出了自己作词后的歌曲。开始小心翼翼,眼神飘忽,到最后酣畅歌唱,眼神温柔而坚定。青春的喜欢便悄然生长。她知道了他就是天泽圣司,并且他早早就喜欢上了她。在图书馆的多次擦身而过都没有引起她的注意,所以他不断地看书,看比她更多的书,要看得比她快,她才能在读书卡上看见他的名字,这样她才会注意到他。这般含蓄的追求,笨拙而浪漫。



但是在地球屋互生情愫的他们仿佛也注定了要分离的命运。圣司为了成为顶尖的小提琴工匠,选择去意大利。他一早就确定了自己的未来,他的果断和坚决激发她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她开始重视写作这件事,这是她唯一擅长的。



但是当你定下一个目标之时,你是否有能耐可触及到它,你真的有接近它的天分吗?所以阿雯和天泽一样给了自己一场考验,她要写一本故事,她要证明自己是一颗光彩夺目的原石。她开始废寝忘食地创作,夜不能寐,食之无味。创作到瓶颈时,她窝在地板上,眼神放空。创作是一件极其折磨人的事,你原以为自己构建了一个丰富的世界,却在反复雕琢下越发支离破碎。像是对着一匹质量上乘的布料爱不释手,却在不断的抚摸中摩擦出了毛球。




▲在牢笼中做小提琴的人


《奥兰多》中的这段话会击中每一个创作者的心:


对创作的甘苦有了解的人,无须多说就知道个中细节:写的时候颇为得意,读过一遍之后又觉失望;改了又改,撕掉重来;删改、添加;喜出望外;灰心丧气;朝思暮想;灵感突发又稍纵即逝;明明看到自己的著作摆在眼前,而她忽然烟消云散;一边吃饭,一边扮演自己作品中的角色;一边走路,一边默念;时哭时笑;在两张风格之间摇摆不定;忽而喜欢夸张雕琢,忽而喜欢平实简朴;忽而喜欢藤比河的溪谷,忽而喜欢肯特郡或康威尔郡的田园;拿不准自己究竟是天下最大的天才,还是最大的傻瓜。



后来阿雯还是创作出了一个很棒的故事,即使它粗犷、有瑕疵、不完美却是阿雯自我考验的胜利,她证明了自己的写作天分,也清晰了自己今后的道路。收到爷爷的评价后,她痛哭了出来,是对这一段压抑时间的宣泄,是对自己付出的呐喊。



她终于可以好好吃一顿饭,踏踏实实的睡一个觉,一个没有美梦的好觉,因为醒来之后,会有美好的人出现在她眼前。



圣司在日出之前出现在了她家楼下,他计划载着她骑过一个长坡,他想要和她一起度过难捱的今后,等待彼此,直到太阳升起。不知道许下的承诺是否会实现,因为那么长的时间足够可以改变很多事。但是在青春之时看清自己,让今后的奋斗找到目标,更为一个更好的自己,那这段青春也有了一种圆满。



我们都曾以为,不断的学习可以使让自己找到未来的答案,所以不断的升学。其实只有你先找到了答案,不断的学习只是在坚定你的答案而已。没有找到答案的人,即使读完了大学,研究生,他也一样迷茫,他像是一个天才,却也是一个傻瓜。


原文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yMzQ3MzQwOA==&mid=2247484492&idx=1&sn=77220f55d198f6193b8f5c3ff3383e59&chksm=e81cfe23df6b7735e6d6cb67b2a7673c1ee353e6846536b423450bb886d12d80627a13d3b623#rd


资源获取:关注公众号——長和之道(changhezhidao),发送「侧耳倾听」即可。




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很是喜欢~
全世界都不知道谁在等谁。
有的人被辜负,有的人还在寻找。
希望你无论是在哪里,在哪里都好,都能遇到一个让你喜欢到不得了的人。
也愿他对你的喜欢,不比你少。

写给同样追随十五年的你-神奇动物在哪里

宋偲瑄:




你带着在心里生长了十五年的霍格沃茨城堡走进电影院,最后仰头静静沐浴了纽约倾城的雨,安静柔和而清凉。依旧是中世纪怀旧的灰色滤镜,灰色调中隐隐透出光亮的蓝。最后那只遮天蔽日的鸟兽张开翅膀滑过纽约的上空,十五年前那只叫做海瑟薇的长着雀斑的白色猫头鹰,指引着一个小男孩穿过烟雾缭绕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从此汪蓝又浅灰的巨幅图景在你们眼前展开。

电影撕裂了现实的时间空间,十五年前国王十字车站罗恩说,嗨你是哈利波特,自此在平凡世界之外,你的心中洞开了一个充斥着蜂蜜酒,金色飞贼的魔法平行次元,与你如影随形。

一脸僵硬的反魔法协会“母亲”,问纽特你想成为反对巫师的搜查者吗。“No, actually I would like to be a chaser.”追捕手,你坐在电影院的软椅上,乍听见这个词,就像这十五年来的每一天,任何一个相关的词汇都是打开你心中魔法世界的机关,一经触动,你的眼前霍然出现一场场惊艳的魁地奇,幼小的哈利缓缓张开嘴巴,吐出捕获的第一颗金色飞贼时潮湿的惊喜,长大后的哈利在扫把上来去自如,球场即战场直面迎向黑魔法的追击。

淘气的玻璃兽在银行横行霸道,你看着纽约的街景其实心中有点失望。不会吧这是要发生在non-magic world中的故事。你心中无比思念霍格沃茨的城堡,你的眼前浮现邓布利多在开学典礼中讲话时白色的胡须,你想起有求必应屋的廊角,你仿佛看见了整个礼堂悬浮的高脚杯,以及哪个不合时宜飘进来的信封和报纸,尖锐的记者叫嚣着哈利波特的女孩,赫敏翻着白眼。

但是当粉色的女郎柔和地指挥着碟子和佳肴,你心稍安慰,好吧,在纽约某个拐角的阁楼,终于出现一个巫师的房间,隐隐有着城堡的影子,魔法的元素不那么富裕,但好像也不错。你的眼前浮现罗恩母亲制作南瓜饼的画面,罗恩家的壁橱毁于凤凰社的某次幻影移形,你心中涌动着优美的旋律,哦,我喜欢这个粉色的女子,顺着她温软的声音我仿佛看见了罗琳创作时戴着黑框眼镜闪动的微笑,不不,罗琳,我终于长大到,在看电影的时候,也能平视地看见你的目光了吗。

胖胖的罐头厂工人被卡在箱子口,影片的节奏顿在那里像是一个休止符。当他终于把自己塞进纽特的皮箱----瞬间,爆发了大朵大朵的图景,休止符短暂抑郁后的浩大,没错,一泻千里的汪蓝,缭绕着云烟,跟霍格沃茨的天空拥有一样的色调,小小的木箱里藏着辽阔的牧野,身形庞大的鸟兽在这里嬉戏,你想起了第六部里住在山顶雪堆里的帐篷,赫敏那只黑色刺绣的小小手袋,重得可怕,也乾坤得真切。你的心在呼啸,这才是魔法的世界!终于出现了!所有开场的小小失望在这一刻得到完全的满足,魔法的世界呵,它回来了!

You will always watch movies about magic when Rowling is napping, but when she comes to you, you could recognise at once the authentic. Magic of Rowling is magic.

终点又是火车站,“如果我的书出版了,可以寄给你一本吗?”
干练的女子眼中闪烁着几分羞怯的喜悦,“当然可以”
纽特点点头转身离去,我们和女子一样几分落寞。又要散场了吗?
“我在想,你介意我亲自来把书送给你吗”突然又冒出来纽特的声音和头,不见来路,我们和女子一样,喜悦打败了所有的羞怯,眼中几乎含着惊喜的泪光,“当然,当然可以”
你又回来了呢,还没有散场,五年的等待,罗琳你和我们一样不舍,是的吧?

女子的背影像练过舞蹈的样子,修长而柔韧,隐在黑色修身的风衣中,走几步聘婷地顿了一下,那是这个严肃而干练的女子,别致的雀跃。

纽约古老阁楼里的一对魔法师姐妹,我感到了分别罗琳对女子细致的审美。妹妹粉红色的雅致和清澈的妩媚,姐姐沉静内敛,却有着明亮而柔韧的喜悦。透过宽大的屏幕我总能感到,伦敦街角的咖啡店里,罗琳执笔停在半空,考究而温暖的目光。她和我们一起,歪着脑袋偏头看着这对姐妹花,欣慰而心安。罗琳,你瞧,鸟飞过,天空总会留下痕迹。我们也渐渐能体会出你审美的构思和痕迹了。

我们和罗琳一起老了这十五年啊,还记得某部电影的开头罗恩驾驶着父亲疯狂的飞车,载着哈利一起返校,动荡的镜头和激烈的场面,自第一分钟起吸引着我们年少的目光。而今世事碾过了十年又半,罗琳,你知道我们也长大了,能静静欣赏暗灰色安静的风景里的玄机了,对吗。罗琳,你也知道我们长大了,开始懂得珍惜周遭的事物,能够真心体察动物的内心,明白这世界上多样性的存在是极大的恩赐,会蹲下来认真倾听,别的人或是生活本身。罗琳,谢谢你了解,这十五年我们在马不停蹄地经历,带着内心深处你亲手缔造的霍格沃茨。

第五大道古老的建筑被黑幽灵摧毁又重建,木头窗栏从一地碎渣中还原成柱体,宛如折叠积木一般重新复原生长出棱角,像是螳螂修长的触角,像是力臂过长的杠杆,让人看着替它费力,它却自己准确地搭上了窗棂,完成了“恢复如初”咒语的指令。

你看着在纽约倾城的细雨里,non-magical 驻足站在街道上,似乎倾听着神谕接收着来自宇宙的邀请和信息,但其实却是被洗刷着神奇的记忆。

人们总是以为自己在接收,其实是在遗忘。

后记:忘了就是忘了,又何必找回呢。脑海有很多哈利电影的残片,很清晰,也很不完整,符合遗忘的定律。不算是合格的哈迷,常看到各种有关哈利波特不为人知的细节,很惭愧,我都不知道,也不想反复重新刷哈利波特的近十部电影。印象派的意识流不好吗,能记得多少就是多少,广阔的世界还有太多未知想要去看,而看过的电影,就这样自然地投影在心上吧,不去刻意地准确记忆,就让他们以光与影的印记,浅浅地漂浮在脑海上空,像若有若无的月光。

饼店人来人往
“你是怎样想到这些形状的构思?”
胖子眨了下眼睛“It just comes up.”
粉色的女子站在那里静静旳微笑,一如初见。
胖子看直了眼睛。